疯狂救护车,宁浩不敢拍

林孤 林孤先生 2023-11-27 21:17

图片

【“兄弟,我入行这么久,这种法子送货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厉害啊,在下佩服。”】

1

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疯狂外星人,现在疯狂救护车的真实事件素材有了,导筒交到了宁浩导演的手上。

“阿珍,你来真的啊,他们敢这样玩,我可不敢拍啊。”

当下的新鲜热知识,救护车不仅可以拉病人,还能运毒品。

11月23日,据检察日报正义网报道。

2022年5月河南某高速路出口,一辆救护车被拦下,车上的“瘾君子”王某被民警抓获,并从其身上搜到毒品约50克,王某交代这是他第三次坐救护车去濮阳买毒。

开救护车的,是代某,这辆救护车,完全属于代某私人所有,只不过是挂靠在林州市仁济医院名下。

一个冷知识,我们国家许多的救护车,并不是医院所有,基本上都是外包给第三方,挂靠在某些医院名下而已。

救护车“出一趟差”,都是要收费的,至于深夜凌晨、路途遥远,坐地起价临时加钱的事,就更不新鲜了。

只是没成想,今天他们动起了脑子,拿救护车运毒品。

图片

2

疫情期间,由于转运任务,使得救护车成了“香饽饽”。

因此,各大医院,紧急采购或是挂靠一些“第三方”救护车。

为什么喜欢外包?

一来,出了事可以撇清责任,二来,外包就意味着“私账”、“后门”,这对于公权力人员而言,就有油水可捞。

林州市的仁济医院,也需要一辆救护车。

代某主动请缨,自愿出资购买车辆,车辆的维护人员、实际使用者均是代某。

疫情期间,救护车拉香烟送白酒的新闻,想必大家也都见过。

“司机个人行为,与医院无关”。

图片

代某发现,他用救护车“拉私活儿”的时候,从未遭遇任何卡口检查,基本一路都是畅行无阻。

“基本就是跨市送人,赚点路费,路上也没人会查或者拦我。”

有了这个便利神器,代某的胆子也就愈发大了。

“瘾君子”王某想要从林州去濮阳买毒品,可彼时适逢疫情管控,自己开车肯定出不了城,濮阳与林州相隔200公里,怎么办?

毒瘾犯了,王某为了顺利买到毒品,经熟人介绍,便认识了开救护车的代某。

2022年1月至5月期间,司机代某驾驶这辆救护车,三次运送王某从林州市前往濮阳市购买毒品。

据悉,每完成一单,王某都会支付代某1000元至1500元车费。

仅一年时间里,代某开着救护车跨市区320余次,跨省40余次,而其真正执行医院救护、转运任务仅仅是个位数。

也就是说,一年365天,代某基本上是每天都开着车跨市拉人,不是送人去买毒,就是违反疫情规定帮着接私活拉人。

一天不停歇,也是蛮拼的。

图片

大家还记得,大意失荆州,“荆州灭爸哥”那位人才吗?

2020年2月14日晚,湖北荆州。

适逢疫情管控,荆州实施封闭管理,这个时候,一位显眼包微博网友“Euamoter”跳了出来,在网上发帖,称“当官的父亲派车接其回荆州”,消息一出,网络炸锅。

“从没觉得我爸有多大本事,当了一辈子官我没沾到一点好处。直到这次疫情,在全省封路的情况下,通过他的关系派车把我从天门接回到荆州。”

他老爹,官不大,就是商务局的一个小科长,正好有一批物资要运往荆州,他爸就托人,用运物资的“商务车”,捎带他儿子回荆州。

然后,这哥们觉得全城封控,老爹权力牛逼,竟然能够给自己开绿通给运回来了。

这还不得卖力宣传一波,网上好好嘚瑟一番。

然后,网友群嘲,“你爹可能要大意失荆州了。”

2月15日凌晨4时18分,“灭爸”哥何昊在微博发布道歉书。

道歉书出来5个小时以后,荆州市商务局对灭爸哥的商务局科长老爹,作停职处理。

商务局的车,运送儿子回趟家,职务之便罢了。

医院挂名的救护车,帮着瘾君子送人运货拉点毒品,也就算不得什么奇闻怪事了。

图片

3

案件移送到河南省林州市检察院后,该院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对王某提起公诉。

随后,王某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1万元。

有意思的是,官方通报和媒体文章里,并没有提及对救护车司机代某的处罚,只是说了“成立调查组”。

我记得疫情封控的时候,一些大货车司机违反规定出城跑运输,都被“逮捕”甚至刑事问责。

到了代某这边,违反疫情管控是一条罪、帮助吸毒者跑车运货拉人又是一条罪。

代某的罪行,不比那些违反禁令跑运输的货车司机更严重?

王某怎么知道濮阳有毒品卖?熟人怎么知道,代某敢开救护车拉人去买毒品,这些熟人和中间人,又是怎样将买卖双方巧妙结合在一起的。

坊间俗语,黄赌毒不分家。

在这个圈子里的一起玩的人,基本上屁股都是不干净的。

柯震东和房祖名抱在一起吸毒约炮玩女人,天天和他们一起玩的那两个二代,能是白莲花?

把王某送出去,把代某摘出来,更多的人,就能安心睡好觉了。

“系第三方个人行为,我们顶天就是个监管不力、失察之责。”

为表歉意,公权力,就写一份检讨书吧。

图片

素材来源官方媒体/网络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