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祸的扇子与“公知头子胡锡进”

秦鉴 2024-01-10 20:51

今天看到一则挺让人哭笑不得的新闻。

南宁市地铁的一副广告画前两天被人举报了,举报者是一个抖音上的小网红,他发布视频称,南宁地铁2号线亭洪路站通道出现了“日本军旗图案”,是居心叵测云云。

图片

然后这个事情就炸开了,单看这个视频有意选取的局部画面,加上该网红情绪激昂的解说,你可能会觉得它和日本军旗的轮廓有些相似。但问题就在于,根据官方事后公布的全景,你会发现这幅广告画是这样的——

图片

是的,很显然,那个引发联想的图片只是一个蓄意甚至可以说是恶意的截图。而南宁地铁的这面广告墙,其实没有任何“为日本军国主义招魂”的意思,人家的主题是弘扬中国传统文化,非常正能量的。

可是更有意思的,是事后的官方处理:在好脾气的解释了自己绝对没有那个意思之后,地铁公司表示已经立刻撤除了广告画,并表示今后要“进一步提高广告管理水平”。

图片

此时此刻,该广告的策划人员心中一定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过——提高个尼玛提高好不容易做个正能量方案我容易么我?就因为一sb无端找茬,我怕又要挨领导一顿批。广告案也得重做。我招谁惹谁了?

无独有偶,近期同样在心头“万马齐奔”的,可能还有胡锡进老师,当同样是在抖音上,最近流传出一些同文案的视频,众口一词的在痛骂他是“公知头子”。

图片

原因仅仅是——前段时间日本地震,面对“日本人是不是活该”这个在网上吵的送命的问题,胡锡进总编延续了一贯的风格,说咱这边对地震幸灾乐祸的人“可以理解”,但他个人,对日本发生地震灾难表示同情。

近期,他又比较“作死”的为在美流浪的孙博士说了句话——什么“不能把入美国籍和叛国画等号”之类的。

图片

这些表态可闯了大祸,因为不满足于胡总编仅仅“理解”他们,你就说你自己是个什么立场吧!什么?你居然同情日本人?还替孙博士说话?那你就是个叛徒、内奸、工贼、公知头子。

可怜的胡总编,我印象中没错的话,他应该是中文互联网上第一波用“公知”这个帽子去批判他人的人,没想到批了这么多年,老了老了,最后还是没免得了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说他是像商鞅一样“作法自毙”,觉得有点抬举胡老师,但这已经是我能想到的第二贴切的比喻了。

南宁地铁广告里的折扇和“公知头子胡锡进”,抖音近期贡献的这两个流量话题,看起来不是一回事儿,但又好像有不少相似之处。

比如我很好奇发布这两个视频的播主的心理状态——就说那个把折扇拍出旭日旗感觉的家伙吧。你说,一正经人,谁闲着没事儿进了地铁站不赶车,拿着放大镜到处找广告画里的瑕疵,只要看到某个部分涉嫌“辱华”,就拍成视频传播呢?

你是水浒传里的黄文炳再世么?正经营生不做,天天跑浔阳楼上找反诗?

图片

特地去看了这家伙的抖音(是的,造了这么大一个谣言,他的号还在,居然)。我发现这哥们是个粉丝有个几万的小网红。平素发布的视频就是打着“爱国”的旗号四处找茬,只要看到别人有言行、画面涉嫌辱华,他就立刻一套大批判的连招上去,靠煽动情绪博取一点流量。

这个生意经有一段时间还是蛮不错,可是大约到了去年下半年以来吧,他的更新和浏览都出现了大幅下降。

一方面估计是其受众审美疲劳了,看他天天这么喊口号,实在是调动不起兴趣。

另一方面,就是目前国内容易引发“辱华”联想的这些视频、言行,在这批“爱国”网红的轮流“挖矿”下,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资源枯竭。大连的“日本风情街”关了,苏州的小姐姐也不敢穿着和服(甚至哪怕是汉服)公开上街行走了。前几天圣诞节,这些人想炒过一波“抵制圣诞”的热度。可是怎么说呢?批判圣诞节这个选题相比于反日,受众基数还是小了一些。当然,对于那些比较大的吃这碗饭的自媒体来说,这个话题热度也够了,可是对于这种粉丝几万人的脚步自媒来说,那点流量不够糊口。

所以我估计,这哥们也是万般无奈,最近成天在大街上溜达“找选题”,可能是无意中看到南宁地铁的广告墙——好!你就是我翻身搏爆款的进身之阶了!于是才有了这么一出。

顺着这个思路,你也可以理解为什么胡总编说一句“我同情日本地震”就能被打成“公知头子”。

不是说胡总编有什么立场变化,只是目前国内吃民粹流量这碗饭的自媒太多了,近两年在各路高人的疯狂挖掘下,可供拿来批判一番的“公知”已经快绝种了。但他们生意还得做啊,那胡总,不好意思了,您就勉为其难的客串一把“公知”呗。谁让就像你自己说的,你还想讲个常识呢?

借你人头,换我流量,民粹主义的生意江湖,从来就是这么残酷。只不过如今内卷到了胡总编和地铁正能广告的头上。

文章的结尾,再为民族品牌华为小担心一下——因为我看现在已经有网友如法炮制,给它的商标做这样的截图了:

图片

当然,我相信,这个截图至少现在,还只是一个提醒大家不要上头的玩笑。

只是我担心,这样的风潮如果持续下去,总会有人,靠不拿它当玩笑来搏自己泼天富贵。

毕竟,那句“敢笑黄巢不丈夫”,也不过就是宋江喝醉酒后一句牢骚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