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非要这么自嗨,那美国天天都在“打内战”

海边的西塞罗 海边的西塞罗 2024-01-29 22:30

图片

言者不足信也,此饼难翻

聊个得州闹独立的事儿吧,最近在简中互联网上莫名其妙挺火的,听某些解读,感觉好像我们又要见证历史了。

聊之前想起一个历史段子,宋太宗赵光义两次伐辽不克的故事,懂点历史的人大约都听说过,一次留下了“高梁河车神”的传说,另一次折了著名的杨家将,输得要多彻底有多彻底。

更窝心的失,打了一次大败亏输不说,之后居然还又去伐了一回,感觉大宋真成“大送”了。

但其实如果你切换回大宋臣民视角,也许会觉得第二次伐辽这个决定其实对路的——因为大辽当时眼看要完么!

因为当时辽国确实出了点状况,辽景宗耶律贤死的早,他儿子辽圣宗耶律隆绪继位时尚且年幼。于是就请太后萧燕燕摄政,偏巧这位辽太后私生活比较开放,与汉族权臣韩德让据说有点非工作关系。两人的绯闻传到大宋以后,满东京城引车卖浆的小贩的都知道了,全汴京的老百姓都在津津乐道这二位的八卦。

图片

舆论造到这个程度,宋太宗不伐辽也得伐了,因为在中原王朝的眼里,年轻的萧太后这么不守妇道,还牝鸡司晨,这是典型的“亡国之兆”啊!你看这辽国:主幼、臣强,内失纲常,外有强敌(嗯,大宋说“正是在下”),这不打一下多对不起这个天赐良机呢?

于是就误判了,又上去大送了一波人头。

我读宋史,总觉得宋朝面对北方少数民族屡战屡败,最主要的原因其实不是士卒不能打,也并不是因为缺马。而是这个王朝总有一种天真可爱而又根深蒂固的执拗——他们总想用自己的权力逻辑去理解北方游牧民族的新闻。

隋唐之所以能在与突厥的博弈中由弱转强,是因为前有长孙晟、后有李世民这两个资深“突厥问题专家”,这些人会使用突厥人的思维方式去理解突厥的动态,当然一个应对一个准。

而宋朝对辽、对金、对蒙元屡战屡败的原因,则是它已经不能理解、甚至不屑于理解对方的政治逻辑了,只会在自己的思维方式里想当然。当然怎么做怎么错。

像宋初伐辽就是如此,皇上早死,太后摄政还不守妇道,出轨权臣,这对于汉族中原王朝来说的确是“纲常失序”,天大的事情。可是游牧民族却不然,再倒回去几百年人家还执行收继婚呢,人家就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真干起仗的时候照样快马弯弓打你不含糊。

也许正应了《三体》里那句话:“弱小不是罪,傲慢才是”。大宋之败,就败在永远傲慢的用自己的逻辑,去解读别人的新闻。


图片

类似的误会,我觉得近期简中互联网上也在闹。
124日,美国得克萨斯州州长阿博特发表了一个声明,怒批现任总统拜登违反“忠实履行国会通过的移民法规的誓言”,并称他根据美国宪法有关规定宣布得州遭遇入侵”、有权“自卫”。
图片
消息一出,不仅积极筹划今年大选中“王者归来”特朗普表示支持。蒙大拿、阿拉巴马州等25个红州(共和党州)的州长也随即发表联合声明,表示要坚决与得州站在一起,捍卫州权。
于是就有大聪明解读:你看、你看,这是美国内战前兆啊!美帝看来这把要完。
说这话的人,我不知他是不是四年内刚刚出生、生而能言、三岁识字、不到四岁就能爬到网上写文章的神童。因为我依稀记得,2020年美国黑人弗洛伊德死亡引爆种族冲突的时候,当时美国二十几个蓝州(民主党州)的州长也搞过一个什么联合声明,反对特朗普采取强硬手段镇压黑人骚乱的“种族主义”政策。
所以,如果要是把美国州长呛声总统,都算作“内战前兆”,那美国几乎每年发生个几起“内战前兆”。这其中的原因是由于美国各州与联邦的关系并非我们想象中的各省与国家是上下级的关系,而是彼此平等的,甚至联邦比各州还要更“下位”一点,也就是说美国总统非但不是州长的上级,某种意义上,还是州长们的“下属”。
美国独立宣言的起草者之一(也是阿博特这次重点提到的“建国之父”)杰斐逊在《独立宣言》中写过一段话:政府的正当权力只有在人民的同意下才能产生。这句话所使用的是卢梭《社会契约论》中个人让渡部分私权汇集形成公权力的理念。那么按照这个理念,每个个体首先基于自身同意,让渡自己的部分私权,形成各州的公权力,各州再基于自身的同意,让渡出一部分公权力(如外交、铸币、战争),形成联邦。所以我们可以说州的形成是经过州民同意才产生的,而联邦的形成则是经过州的同意才产生的。所以你可以看到,美国各州州长,一遇到政见与总统不合,经常会像老子训儿子一样教训总统,这个道理其实有点类似你有权去教训小区物业,因为后者“管理你”的权力是你给他的。你要觉得他给你服务不好,你当然可以训他。
当然,咱这儿大多数业主和小区物业都没这个彼此觉悟,有的时候甚至某些物业还会产生它天生就是来“管理你”的错觉。
但在美国,尤其是在大选年,非总统所在党派的州长找茬“教训”总统非常普遍,因为民主共和两党都习惯于通过这种方式去表达各自的政治主张,在电视上打广告是要花钱的,可是让本党的州长们发个联合声明造造声势却不需要花一分竞选经费,还能起到更好的传播效果。于是他们起的标题当然就越耸动、越吸引眼球越好。于是什么“得州独立”、“新内战”之类的噱头就来了,诚然人家没说这不可能,但你要真当真的听,可就着相了。
得州甚至所有深红州,到底有没有可能因为与拜登政府的矛盾激化真的“独立”“内战”呢?其实你稍微细看一下那份声明的内容,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得州此次“首倡义兵”的原因,其实无非仍是那个老掉牙的非法移民问题。
美国这个国家对待非法移民很矛盾,政策时松时紧,特朗普在任上的时候,不仅在美墨边境修了隔离墙,还搞了一个非常严厉的“第42号边境条款”,也被称作快速驱逐令,是指对试图非法跨越陆路边界进入美国的移民,联邦或州政府可以实施集体驱逐,而无需单独对这些人进行个体甄别。
这一招无疑大大降低了驱逐非法移民的执法成本,但是以美国人尤其是民主党人的观点看,这么批量处理也太不把非法移民当人了。于是该条款到期之后拜登政府就顺势把它废了,此举则进一步刺激了美墨边境的非法移民潮大举“入侵”美国,按照得州州长这次发的声明,最近三年间,仅从得州边境入美的非法移民就达到600万人,超过了美国33个人口小州的人口数量。
图片
我觉得,得州州长阿博特之所以发这个声明,主要就是为了强调这句话——看看你拜登执政这几年,对非法移民心慈手软,放了多少人进来?还是赶紧换特朗普上吧!
阿博特算是特朗普的铁杆,而昨天我们的文章说了,美国共和党初选打到现在,基本特朗普已经算是稳赢了,决战拜登的造势可以搞起来了。所以就让阿博特出头,搞了这么一个声明出来,然后红州一起连署。我觉得这无非是选前的预热而已。
至于你说万一特朗普这把选不上,这个阿博特等有没有可能真反了……请看一下那份声明结尾的那段话:
拜登政府未能履行(联邦)宪法第四条第4款所规定的义务,这已经触发了宪法第一条第10款第3项保留了国家自卫的权利。出于这些原因,我已经宣布根据第一条,第10款第3项的入侵条款,援引得克萨斯州的宪法权力来捍卫和保护自己。该权力是国家的最高法律,并排斥任何与之相反的联邦法规。
也就是说,这位得州州长就算是真的“造反”也是想搞“依法造反”,依照美国联邦宪法这份联邦与各州签订的契约,得州要“保卫自己”……而这里他所说的保卫,其实也应该是从非法移民手中保卫得州,我看不出有多少真的要跟联邦军队对抗的意思。
图片
不对,我觉得“造反”这个词儿,用的依然过于汉语化了。
“造反”的前提,是州必须在联邦之下,州长要听命于总统的。可是在美国的政治体系下,州本来就是联邦权力的来源,联邦宪法只是州、人民与联邦达成契约书。所以州长呛声一下总统,人家肯定想不到用造反这种词来形容。州长与总统之间,其实是“没大没小”的。
就像千年前的大宋觉得女主摄政、主少臣强是亡国之兆一样。纲常有序、尊卑分明、如臂使指这些权力构型审美可能也依然在很多国人脑中根深蒂固。所以他们较难接受一个州长跟堂堂美国总统这么说话,这种新闻一出,就琢磨人家是不是真要内战了。但实际上,几乎从立国起,美国就一直是这么“没大没小”过来的,两百多年真打内战也就一次,比大多数追求如臂使指的古代中原王朝还要稳定不少。见到一点风吹草动就替人家操这个闲心,着实属于根本不了解美国政治博弈规则。
所以,美国内战在即?
还是洗洗睡吧,你的自嗨只因为你的不理解
“言者不足信也,此饼难翻。”
全文完
本文3000字,感谢读完,喜欢请三连加关注,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