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与俄罗斯:国家强大与国民幸福,是两件不同的事

海边的西塞罗 海边的西塞罗 2024-02-28 19:15


图片


一段小国大民与大国小民的战争故事。

各位好,跟大家请个假,长期的疲劳写作可能是让我得了肩周炎,昨晚起胳膊周围疼的特别厉害,实在是没办法写长文了。此刻每多打一个字都非常难受。

就结合新闻,聊个历史吧

当地时间2月26日,匈牙利议会以 194 票赞成、6 票反对的结果批准瑞典加入北约,匈牙利成为北约最后一个批准瑞典加入的国家,瑞典最终加入北约现在看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了。

学历史的我,觉得这个新闻中有一个点蛮有意思的,那就是瑞典首相克里斯特森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瑞典将抛弃 200 年来的中立和军事不结盟政策。我们加入北约是为了更好地捍卫我们的本质和我们所信仰的一切。我们正在与其他人一起捍卫我们的自由、我们的民主和我们的价值观。”

众所周知,一贯奉行中立政策的瑞典此次下决心加入北约,是因为受了俄乌战争的强烈刺激,而巧合的是,200多年前,把瑞典从四处征伐的“北方雄狮”打成中立国的,恰恰也是俄罗斯了。

也就是说,本次瑞典的入约是有相当的历史意义的,它意味着彼得大帝留给俄罗斯的一项重要政治遗产彻底消失了,随着瑞典、芬兰这些国家在“乌克兰教训”的刺激下彻底倒向西方,波罗的海出海口正在向俄罗斯关闭。

俄乌战争让俄罗斯失去了黑海,瑞典和芬兰的一边倒又在让俄失去波罗的海,我们正在见证一个两多百年前因“出海”而走向强大的国家,重新退回内陆。

可这一切的历史,又是怎样发生的呢?


1



恕我直言,我觉得很多国人对他国历史的了解兴趣,其实挺“看地图下菜碟”的。
你看除了近代史上打过大清的那些“列强”,大部分人都只对儿童版玩具地球仪上能看得见的“大国”有点深入了解的兴趣。对于那些“蕞尔小国”,你去问你叔叔大爷啥的,他们多半会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蔑的“哼,还没咱一个省大呢!蕞尔小国!”
言语间一派鹏飞万里,看不见底下蝼蚁的豪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始皇帝吃了长生不老药没死、不然“格局”咋这么大涅?
而瑞典又是这种国家的典型代表。
图片
的确,由于在此次出山之前,小瑞当了两百年的中立国了,又恰巧错过了近代历史上列强打大清的时代,我们开眼看世界时,他家刚好闭关,面积又那么小,很多中国人在纵论天下大势的时候直接把它当“蕞尔小国”无视掉了。
当然,还好,瑞典有个诺贝尔奖,得以稍微在咱这儿刷了点存在感。
但事实上,如果你稍微翻翻欧洲历史,会发现瑞典可绝对不是什么“蕞尔小邦”。几乎直到我国晚清“开眼看世界”之前一点,瑞典还是全欧洲最重要的大国之一。
公元8世纪时,作为维京人家乡的瑞典曾经一手开启了欧洲历史上的“维京时代”,维京人划着龙头船几乎一己之力,抢遍了整个欧洲。
图片
向西:他们曾跨越北大西洋,在格陵兰岛定居数百年,并尝试在北美洲的外缘安家落户;
向东:他们曾在罗斯的江河上航行,沿路做皮毛、奴隶和琥珀生意,直至里海岸边乃至更远的巴格达;
向南:他们前往罗马和耶路撒冷朝圣和征战,还在遥远的君士坦丁堡加入皇帝的贴身精英卫队。
图片
某种意义上说,正是维京人纵行各地的战无不胜,才让欧洲进入了“城堡时代”,欧洲各地的封建领主们不得不修建高大的石头城堡,用以规避这些悍勇战士的侵攻。
图片
17世纪欧洲爆发了长达三十年的宗教战争,维京人的后代瑞典再次入场,天才的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二世对当时军队的战斗方式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让野战炮、线列步兵和骑兵这近代战争中的三要素更合理、灵活的连接在一起。轻便、迅捷而灵活的瑞典军队在战场上每每以少胜多,打的其敌人闻风丧胆。从17世纪到19世纪,被瑞典在战场上欺负过得国家包括但不限于俄罗斯、普鲁士、奥地利、波兰、立陶宛......
图片
而直到今天,瑞典的军事实力仍不容小觑,美国总统老布什就曾经评价说,瑞典的确是“北欧小国,但却是军火大国”,瑞典的军工业可谓五脏俱全,你能说的上名儿的常规武器它几乎全都能造,由瑞典军工企业研发的“鹰狮”战斗机和“台风”“阵风”两款战机并称欧洲三雄。
图片
此外知名武器产品还有爱立眼预警机、博福斯榴弹炮、博福斯高射炮、维斯比隐身护卫舰、古斯塔夫无后坐力炮……
而从这个角度,你其实就能理解为什么普京在得知瑞典要加入北约之后,对其说话依然还要那么客气。别的不说,瑞典博福斯公司生产的“弓箭手自行榴弹炮”,被很多军事观察家认为是对目前的乌克兰战局能起关键作用的武器。
图片
因为之前几个月的对战已经说明,俄军笨拙的重兵集团在有美国情报帮助的乌军面前几乎是透明的,乌克兰的困扰,仅仅在于缺乏重武器,尤其是火炮,导致“明明看得到,却打不到”。
如果继承瑞典军工一贯精准、精确、灵活风格的这套自行火炮系统能大规模援助乌军……
那我觉得俄军可能确实就不必再纠结要不要在乌克兰投降的问题了。
所以好多中国人喜欢喊俄罗斯是什么“战斗民族”,但在真识货的人都知道,以民族素养而论,人菜瘾大的俄罗斯人在欧洲根本排不上号,真论打仗,瑞典可是俄罗斯人的老师——这是彼得大帝亲口承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