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端新闻被删监督报道|贵州省多地金融产品陷兑付违约风波

记者 张恒 just law 2024-03-21 10:48

摘要:这些产品涵盖贵阳市、毕节市、独山县、铜仁市、遵义市等地公司,无法兑付的产品涉及多个国有企业、国资背景企业。投资人中,有的没钱供孩子上学,心急如焚;有的因此影响家庭和谐,产生抑郁倾向;也有人因缺钱影响孩子结婚或老人看病……

图片

宋冠华是贵州省盘州市一位下岗人员。两年前,他在“金黔智选”手机APP购买了30万元的金融资产交易产品。截至3月19日,产品逾期一年仍无法兑付。

除了宋冠华,还有来自贵州省内贵阳、黔西南州、凯里等地的投资人称,他们购买的理财产品亦逾期无法兑付。这些产品涵盖贵阳市、毕节市、独山县、铜仁市、遵义市等地公司,无法兑付的产品涉及多个国有企业、国资背景企业

图片

【购买金融产品遭遇违约,涉及多家国企】

向顶端新闻记者反映的投资人有10位,现有直接材料中,涉及违约资金数百万元。另据一份内部文件,截至去年11月,中黔金交售出的某公司系列产品逾期,涉及150人的资金5576万元。

盘州人赵建国通过“金黔智选”APP购买了100万元的“中天城投集团(贵阳)延安东路开发建设有限公司金融资产交易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8.4%。截至目前,已逾期4个多月未兑付

黔西南州的徐爱莲购买了30万元的“黔南州投资有限公司金融资产交易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8.2 %。截至目前,已逾期8个月未兑付

盘州的谭晓芸购买了30万元的“独山县国有资本营运有限公司金融资产交易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8.0%。截至目前,已逾期9个月未兑付

图片

包括其他未提及的投资人在内,这些投资人购买的产品,或本金利息到期未兑付,或产品未到期但已开始拖欠利息。客户经理回复他们说,原始债务人没有钱了,需要等待。

根据顶端新闻记者掌握的资料,逾期未兑付的原始债务人中,涉及多家国有企业和国资背景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投资人均是通过贵州中黔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简称中黔金交,现更名为中黔金科)购买。他们多是在中黔金交的客户经理的推介下,在“金黔智选”手机APP购买

多位投资人称,前述理财产品到期无法兑付,给他们的事业和生活带来严重影响。有人没钱供孩子上学,心急如焚;有人因此影响家庭和谐,产生抑郁倾向;也有人因缺钱影响孩子结婚或老人看病

3月19日,中黔金科董事长高泳波接受顶端新闻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只是提供了登记备案的平台,资产转让人在平台进行资产转让,投资人自己选择投资,平台没有发行任何产品。”随后挂断电话。

图片

【“中黔金交”曾被财政部通报违规

已被取消资质】

公开信息显示,中黔金交于2013年成立,是经贵州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批准设立的专业从事金融资产交易及其他相关金融服务的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中黔金交累计为贵州贫困地区解决融资近35亿元。

中黔金交曾打出“打造贵州省金融名片,建设国内一流金融资产交易场所”的口号。多位投资人提供的合同显示,中黔金交是交易的登记备案机构,主要为交易进行登记、备案、交易结算。

前述投资人购买的理财产品,多是通过“转让”的形式获得。完成一笔交易,涉及到转让人、原始债务人、受托人、保证人、综合服务商、登记备案机构等多个主体。

其中的底层逻辑是债权的转移分散。以一款“中黔金交”作为登记备案机构的产品为例:毕节市开源XX公司是原始债权人,毕节市兴农XX公司是原始债务人,前者拥有后者的“应收账款”债权。于是,前者作为转让人,将其对原始债务人的相关金融资产直接转让给投资者。

产品认购阶段,投资者将认购资金支付至中黔金交产品结算账户,委托中黔金交划转至转让人指定银行账户。投资者获取的利息、本金兑付等,均由原始债务人承担。

上述产品的合同资料显示,交易期内,投资者向中黔金交进行产品认购,认购金额为30万元起,本期产品合格投资者累计不超过200人。

一份转让声明中称,“在贵州中黔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对本期产品进行登记、备案,均不表明其对转让人所交易产品的投资价值、投资风险或者投资者的收益作出任何判断或者保证。”

也就是说,作为备案机构的中黔金交,只是为该理财产品提供所谓合规依据的通道

图片

顶端新闻记者注意到,2022年7月,财政部通报八起融资平台违法违规融资新增隐性债务问责案例。其中提到,重庆市黔江区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通过财政担保方式违法违规融资。该公司就是向原贵州中黔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现贵州中黔金科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融资0.55亿元。

财政部提到,黔江区财政局报经黔江区人民政府有关负责人批准后,为该笔融资提供了协调资金支付融资产品本息的承诺函,造成新增隐性债务。

为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防范金融风险,国务院此前批复组建了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

2021年12月7日,贵州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取消包括贵州中黔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在内的6家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业务资质。

2021年12月28日,贵州省金融资产交易所有限责任公司(贵州省金交所)的授牌成立,成为贵州省唯一的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

图片

【违约风波牵出贵州头部上市公司“暴雷”事件

涉150人5000多万元】

宋冠华认购的30万元产品,是“中天城投集团贵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020年第一期金融资产交易产品006N”。2023年3月份到期不能兑付后,他曾到贵州省金融办、中黔金交、公安、信访等部门反映问题,均未解决。

2023年8月18日,贵阳市观山湖区信访复查工作委员会书面回复称,因中天金融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天金融集团)处于预重整期间,所属旗下的子公司中天城投集团贵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也一并处于预重整期间,故无法履约支付相关本金及随本利息。

与此同时,联系到顶端新闻记者的投资人中,购买中天城投公司产品的还有刘翠华30万元、赵建国100万元、徐爱莲54万元。

中天城投公司是中天金融集团下属公司。一位投资人提供给顶端新闻记者的材料显示,2023年11月,中黔金科(原中黔金交)发给中天金融集团的函件中称,中天金融集团体系内中天城投集团贵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中天城投集团(贵阳)延安东路开发建设有限公司在原中黔金交备案的系列产品现已逾期5576万元,涉及150位投资人。

中黔金科称,虽想尽办法,但安抚和疏导效果已极为有限,已很难继续有效开展维稳工作。为严防涉众维稳事件发生,请高度重视,在破产重整中考虑涉众投资人的资金兑付。

对此,中黔金科董事长高泳波3月19日回复顶端新闻记者称,中黔金交作为原交易平台,一直积极履行平台职责,并一直协同服务商积极和中天金融沟通,为投资者争取合法权益。

图片

中天金融集团成立于1978年,是贵州省第一家上市公司。该公司是贵州省内规模大、综合实力强的民营企业之一,经营范围主要为房地产和金融。

2022年7月,中天金融暴雷。2023年5月,贵阳中院决定对该公司启动预重整程序。

多位前述贵州省内投资人告诉顶端新闻记者,他们已向中天金融申报债权,并参加了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目前,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尚未召开。

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2023年12月27日,贵阳中院裁定对中天金融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十三家公司进行实质合并重整。

3月19日,顶端新闻记者致电中天城投(中天金融)重整管理人,工作人员称,涉及中黔金科的债权人偿付问题,一直在开会讨论,具体方案需要等第二次债权人会议的表决结果。

关于贵州省出现的多地金融产品兑付违约一事,顶端新闻记者3月19日致电贵州省金融局,一位工作人员称会向领导汇报。截至发稿,记者未获回复。

贵州省金融局一位人士称,中黔金交备案的金融产品确实有部分逾期,目前正在与投资人谈判展期偿付。贵州省金融局一直在推动产品发行人、属地政府积极协调解决,目前已有初步成果。关于进入重整程序的中天(金融)旗下产品,该局也已向法院反映投资人诉求。

(为保护隐私,投资人均为化名)

转自顶端新闻 首席记者|张恒‍‍‍‍‍‍

全文完,欢迎文末评论、点赞、分享